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一次惊心动魄的海外撤离
2020-01-22 10:40 来源: 【字体:    

 

  2011年2月,非洲国家利比亚局势发生剧烈动荡。时任中建八局青岛公司驻利比亚第三项目部书记的崇信人——黄占世,亲身经历了中国政府在第一时间组织实施的次大规模的海外撤离行动。为了同胞的人身面对血与火的考验,他挺身而出,临危不乱,组织带领项目部2000多人安全回国,生动诠释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用实际行动展示了崇信人的良好形象。 

  黄占世,男,汉族,崇信县锦屏镇姚屲村人,生于1952年5月。1970年12月,18岁的黄占世参军入伍,先后在00221部队、00229部队任汽车司机、小车班司机、班长,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7月,部队整体转制后,黄占世先后担任中建八局机关车队队长、汽车驾驶员培训中心书记、青岛公司机械租赁公司副经理,2008年10月起担任青岛公司利比亚项目部书记。黄占世经历过多个岗位、担任过多种职务,无论干什么,他都爱岗敬业,踏实工作,不怕困难,勇挑重担,出色地完成了所承担的工作任务,先后多次荣获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称号。黄占世尤其重视学习,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通过多年刻苦钻研自学,不但熟练地掌握了汽车驾驶修理、机械设备安装及后勤保障、劳务队伍管理等多项工作技能、专业知识,而且获得了大学本科文凭和经济师、高级政工师职称 

  由于工作需要,黄占世先后到过十几个国家,一生阅历丰富。但在他的记忆中,最为刻骨铭心莫过于2011年的那次惊心动魄的海外大撤离了。 

   

  风云突变 

  2011年2月,时年58岁的黄占世远在非洲的利比亚,任中建八局青岛公司驻利比亚第三项目部书记。恰好这一年,利比亚的局势发生剧烈动荡。为了确保工作、生活在那里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的人身安全,中国政府在第一时间组织实施了一次大规模的海外撤离行动,黄占世就是这次行动的直接见证者。 

  利比亚位于非的地中海南岸,与埃及、苏丹等国相邻,除沿海地区及南部山区外,大部分都是沙漠。利比亚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并且盛产石油,是欧洲各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利比亚的主要民族是阿拉伯人,信仰伊斯兰教,语言为阿拉伯语,利比亚当时的领导人是已经执政四十余年的卡扎菲。2月15日,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爆发了反政府抗议,示威很快就蔓延到全国。 

  黄占世到利比亚时间不长,担任中建八局驻利比亚第三项目部书记(对外称公司副经理),他的爱人曹烨是公司财务处的负责人,他们同为管理人员。当时,中建八局在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承接了利比亚最大的一个住房工程,负责承建两万套住宅。黄占世说“ 2月初的时候,我们雇佣的利比亚人说,2月17号他们要游行我们当时就感觉很奇怪”联想到周边国家的动荡,黄占世敏锐地意识到,很可能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他和同事们开始有意识地储备粮食和水源。 

  

  果然,2月16,数百万群众在班加西举行抗议活动,与当地警方和政府支持者发生了冲突。到了17、18日,这个市里已经开始烧毁银行、警察局。2月19,班加西的局势急剧恶化,利比亚军队向示威者发射了弹,并用机枪进行了扫射。这个时候,局面已经相当严重了,所有的警察局都已经瘫痪,找不到办公的人了。 

  短短几天时间,利比亚的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形势越来越紧张。而此时黄占世他们得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周边华人的工地开始遭到不法分子的袭击,并且有人员伤亡。黄占世所在的第三项目部共一千多名员工,他和项目部代理经理杨利连忙组织召开了紧急会议,传达上级指示精神,部署了安全应急预案,增派了值班人员,以30人为单元组建了8个巡逻队,另外组建50人为单元的两个机动巡逻队,黄占世、杨利分别任总指挥,联系方式也由手机改为对讲机,预留两辆机动车随时调遣,其余车辆都转移到了安全位置。 

  遭遇袭击 

  2月20晚上六点多,工人们刚吃完晚饭,突然涌来了一些当地人。黄占世他们这个项目部紧靠着工地的大门,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就是他们这里。这些人来了以后,在大门口高声叫喊,开始扔石头。鹅蛋大小的石块,急雨般密密麻麻地砸来。好几个人都被击中,头、脚、胳膊、腿都被砸得青一块紫一块。一个工人被击中眉棱骨,当场倒地,血流满面。还有一个工人,被砸掉了四颗牙,满口吐血。 

  暴徒们越来越嚣张,工人们也越来越激愤。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黄占世和杨利决定让工人暂时躲开攻击,不要反抗。 但是,暴徒们越来越得寸进尺,发起更猛烈的进攻,企图一举占领一号大门,为后续的抢劫打开进出营地的唯一通道。黄占世组织的巡逻队也有几十个人,就跟他们还击。坚持了大约二三十分钟,这些人中间拿枪的人就来了,开始鸣枪。当时,根据上级领导指示,命第一,财产第二。虽然对方只有几十个人,但是手中有枪支,非常危险。为了避免造成人身伤害,黄占世果断决定,放弃办公区,人员全部撤离到了生活区。工人们刚一撤,这些人就冲院子,把办公区的门全部砸开,开始毁坏物品一些工人实在控制不了愤怒,直接冲到门外和暴徒们对打了起来。黄占世和杨利多次劝阻,才把工人们挡了回来。这样,双方僵持了40多分钟。 

  闹腾了一阵,他们聚集在了大门外的公路上,在外面一直拿石头袭击里面的工人,还朝院内扔汽油燃烧弹。黄占世说:“我们就教育我们的工人,不能冲到外面去,我们在围墙区域内,属于自卫、正当防卫,如果冲出去发生冲突,万一打死打伤他们的人就不好了 

  工地的围墙外不断石块、汽油燃烧弹扔进来,危险一直没有解除。随着时间的推移,歹徒们很可能组织更多人进行第二次进攻。怎样才能够有效地保护自己呢?这个时候,急中生智的工人们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要工程上用的挖掘机堵在门口,不让他们进来,还采取了一些其他的防卫措施。然而,就在司机开着挖掘机进行移动的时候,却被歹徒枪发出的散弹击中了腹部幸运的是没有伤到要害,其他工人也不同程度地被投掷进来的石块砸中黄占世也是受伤者之一。作为工地的主要负责人,黄占世在腿部受伤的情况下继续指挥工人顽强抵抗。 

  暴徒们一边放枪一边冲进办公区,像疯了一样把所有办公室的门砸开,然后大肆抢劫,电脑、电视、打印机、复印机、日常办公用品,凡值钱的东西全部被抢走。之后,又有一拨暴徒从外面赶来,闯入办公区,发现这里已经被抢光了,大声嚷嚷,叫嚣着要寻找新的目标。 

  拉锯战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四点,工人们丝毫不敢大意。就在这时,围墙外的歹徒们竟然悄然散去了。大家都感到有些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黄占世知道,当地人有个习惯,上午睡觉,一般活动时间都集中在下午和晚上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歹徒们暂时撤走了。但是,大伙知道,一旦这些人睡醒了,他们的人身安全很有可能再次受到威胁。 

  黄占世在给上级领导汇报之后,决定先把工地上的八名女员工转移到安全的地方。黄占世说:“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感觉女职工待在这里终究不是个办法。经过我们上级领导的协调联系,把女职工转移到了经常给我们供应材料的一名当地商人那里。这名商人当时很有实力,家里有两栋别墅,其中一栋是闲置的,就把我们的人接到他家,暂时躲了起来。”其余的一千多名工人,则是撤离到了工地深处一栋已经建好的住宅楼里,因为他们觉得,楼梯口狭窄便于防守。他们在每个楼层里都布置了值班人员,准备了必要的防卫工具,比如石块、钢筋棍之类的东西。 

  当天晚上,黄占世和他的同事在住宅楼里忐忑不安地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他们突然发现,已经被洗劫过的地上,竟然又多了一些身影。黄占世说:“经过了解我们才知道,发生抢劫事件之后,当地长老协会组织了一些人,就在我们那个办公区大门外面,支了一张桌子,他们自己带来了面包,还有喝的水,替我们值班,说是保护我们的营区。我下去一看,他们还用A4纸打了一个通告,我叫翻译去看,看上面写的什么。翻译说,这些长老们告诉那些不法分子,要做善事,不要做恶事,说这是我们的家园,中国人来帮我们建设的。因为我们有几个伤员,他们不但把面包和水送来,放下以后,又把我们的伤员拉到医院去包扎治疗。除了提供水和食物、帮助伤员治疗外,有好心的利比亚人还赶到当地部队,请求部队能够出面,帮助他们的中国朋友。当地的部队领导讲,说他们的人力不够,先准备把银行保护起来,使银行在最短时间内恢复营业,然后再考虑有没有精力保护别人,当时他们确实没有力量来保护我们。” 

  在之后的几天,营区又遭到了几次袭击。为了保证图纸、数据等重要资料的安全,黄占世他们用装载机挖了一个大坑,将重要的物品都掩埋了起来,以防不测。 

  紧急撤离 

  局势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在班加西的中国工人一个个忧心忡忡。到了22号晚上,黄占世的上级领导通知他们,说十点钟开会。当晚的会上,紧急布置了人员撤离事宜。 

  利比亚动荡之后,我国国务院成立应急指挥部,同时启动了在利比亚人员撤离及有关安全保护工作应急机制。各有关方面全力以赴开展工作,国资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民航局等国内相关部门和各国领事馆以及中资企业密切配合,投入到了撤离行动中。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建八局的一万多名职工也成了紧急撤离人员。 

  黄占世说:“当时决定乘船离开班加西,但是一条船只能坐两千人,而我们有十几家施工单位,上万名工人,怎么撤?都想走,怎么办?上级领导考虑说,按你的总人数,给你分配名额,把名额分到各单位去。”首批从班加西经过海路撤离的名额,在妇女和年龄大的人优先的情况下,被分配到了在班加西的各个单位,而黄占世是首批两千人的总负责人。当时打的临时船票,等他们把名单造好、护照办好、填好号码、盖好印章回到工人驻地时,已经是凌晨六点半了。 

  “我们组织工人们排队点名,因为当时没有交通工具,从驻地到港口,要走将近二十公里的路程,很远。所以我就给工人们说,能带的带,带不了的就不要带了,因为咱们这么远的路途要走,很麻烦。”黄占世负责的这两千人,每五十人分为一组,由一个组长带队,路上遇到了暴雨,任由浇淋,回国的行程更增添了几分悲壮。 

   

  经过四五个小时的徒步跋涉,23日中午,他们终于赶到了班加西港口。排在前面的队友,甚至都已经看见来接他们的轮船了。就在人们欢呼雀跃的时候,黄占世突然接到指示,停止前进,原地待命。焦急万分的工人们顿时议论纷纷,显得更加焦虑。 

  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因为手续办不下来。当地政府机构已经瘫痪,没有人办理船舶靠港的手续,工人们的情绪也比较激动。管理人员于是集合大家开会,劝说大家保持稳定,撤离工作肯定是在有序地进行,大家都看见了船都停在那儿,不要慌,要有耐心。 

  短短几天之内,利比亚的局势变得如此风雨飘摇,混乱不堪,如何安全地撤离华人和侨胞们,不仅是对中国政府执政能力的考验,同时也是对中国外交的严峻考验。在撤离本国人员问题上,很多国家基本上都采用海陆空三种途径。不过,在动荡的利比亚,每一种途径都不可避免地存在着风险。 

  远离祖国,濒遭袭击,要组织一个如此大规模的撤退动,困难是可想而知的。黄占世说:“在这么远的距离,要撤退这么多人,在别的国家很难做到几百人、几千人还好办,几万人要撤离,这是多大的一个工程,非常不容易”。因为当地的通讯已经完全中断,由黄占世带领的两千人焦灼地等在马路上,眼睁睁看着远处的轮船,却不能继续前进。下午两点,队伍接到大使馆的消息,可以登船了。黄占世说:“回来后,我们才听说,使馆的同志通过私人关系,当地有实力的人给我们办理了相关手续。当时大使馆想的很周到,这么多人上船没有票怎么办,大使馆给我们发了2000多张印有号码的这个船票,每一个员工手里拿这么一张票,凭这个票登船。” 

  等待撤离的这几天,由于通信中断,黄占世与家人完全失去了联系,女儿在济南焦急万分,每天带着哭腔给远在甘肃崇信的三叔黄万正打电话。黄万正担心之余,专门赶到平凉电信局办了一张国际长途电话卡,试图与大哥联系,但都未能如愿。 

  转道希腊 

  由于人员无法从利比亚直接撤出,所以次撤离选择了个地点,分别是希腊的克里特港、埃及的萨卢口岸马耳他首都瓦莱塔港和突尼斯的杰尔巴岛。中国驻希腊、马耳他使馆共租用了四艘大型油轮,驶往利比亚海域交通运输部调派的中远集团两艘货轮和中海集团三艘货轮也抵达了利比亚班加西港,分批将中方人员撤出 

  按照安排,黄占世在的这一组乘船到希腊的克里特岛。由于人员众多,光登船就持续了4个多小时,然后再经过14 个小时的海上颠簸,他们终于安全地登上了希腊的克里特岛。 

  黄占世说:克里特岛实际人数有六千多人,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确实给当地增加了不少压力因为已经到了冬天,是旅游淡季,希腊克里特岛上的宾馆旅游度假村都已经关闭。但在中国政府驻希腊大使馆的协调沟通下,当地单独组织重新开放,迎接我们的到来。当时还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我国驻希腊大使罗林泉和希腊克里特岛市长分别讲了话。我代表全体员工对罗大使说,感谢党中央、胡主席及全国人民对我们的关心,感谢希腊政府给我们撤离提供的帮助,感谢中国驻希腊大使馆全体工作人员为我们撤离所做的努力,感谢当地华人为我们提供的帮助。我们遇到的困难是暂时的,将来我们还要走出去,继续为祖国争光。看着大使馆人员忙前忙后的身影,黄占世和他的同事们暗下决心,一定要争一口气,不能给前来帮助他们的使馆人员添乱。 

  “为了保持良好的秩序,我们就组织工人们排队,这一个小组进去吃,其他几个小组的人就在外面等,下雨也在外面等着。这样有秩序之后,当地人也感到中国工人的素质还是高的。因为大使馆的人员有限,当地的华侨、留学生们专程坐着飞机赶到了克里特岛,帮着华人处理一些日常生活方面的事情。由于语言不通,沟通方面还存在一些困难,有华侨、留学生个人花钱买了一批电话卡,给工人每人三分钟的时间,和家人通。身处异国他乡,好长时间没有和家人联系的工人们,听到亲人的声音,大多都忍不住哭了黄占世也就是这个时候才和家人通上了电话。 

  除了希腊大使馆,周边其他各个国家的大使馆也都尽了自己全力,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同胞撤离。所以一直听见有人喊:“中国人过来,这边走!” “太高兴了,政府给我们安排得确实不错,我们在这边家的温暖。我们国家确实还是伟大,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交通工具派来了,而且还有烤肉、有蔬菜、炸薯条,拌饭、面条,照顾得也挺好,感谢他们,衷心地感谢他们当时从利比亚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准备了黑色的塑料布,准备在马路边睡的,没想到政府对我们这么好,住这么好的房子!这回在外边才知道,咱们的祖国太伟大了。没有咱中国这么强大,这次回家就很困难了。大家热泪盈眶,在给家里人报平安时就放心,我们一定会安全回,明(后)天就回,在家等我,感谢祖国                       安全回国 

  

  26下午,黄占世和他的同事们乘坐大巴赶赴机场。大家通过车窗户看到国旗的时候,都激动地叫了起来:“哎呀,国旗,中国国旗,咱们中国的飞机来了。” 

  27日早上,黄占世和他的爱人及同事们乘坐的飞机在北京降落,他们终于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等我们一下飞机,工人们到目的地的火车票、飞机票都已经买好了,所以我们就组织工人排队,开始发票。同时,给他们发了一些零用钱,再派人把工人们送到车站或飞机场,直接乘车(机)回家,组织得非常有序”。 

  黄占世乘飞机从北京回到了济南。苦苦等候了十几天的爸爸妈妈回来了,黄占世的女儿高兴万分,抱着小孩子,早早到机场迎接,还买了鲜花。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截止3月2日23点,我国已经从利比亚撤出35860人,其中20745人已经回国,并帮助12个国家2100名外籍公民撤离。此次规模空前的撤侨,体现了中国综合国力的全面提升,体现了政府处置突发事件能力的增强,以及应急机制的日益完善,也体现了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高,它标志着我们国家维护同胞的利益、处理海外突发事件进入了新阶段。在海外侨胞身处险境的时候,他们也深刻体会到了祖国的力量。回到了祖国,他们感觉到了家的温暖与社会安定的宝贵。  

  黄占世回国后,《大公报》、《大众日报》、《济南时报》、《齐鲁周刊》等新闻媒体先后对他进行了采访,从不同角度报道了黄占世在撤离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山东电视台也对他进行了专题采访,录制的长达半小时的节目在该台《说事拉理》栏目中播出。人们通过新闻媒体知道了这位崇信籍汉子在这次撤离行动中的突出表现和发挥的重要作用,无不钦佩,交口称赞。黄占世经历了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也付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他始终低调谦逊,从不自夸,在中建八局随后进行的利比亚撤离行动优秀员工表彰时,黄占世主动将荣誉让于年轻同事,甘为人梯,他的高风亮节赢得了中建八局领导和同志们的普遍尊重和高度赞扬。 

  黄占世在外打拼奋斗几十年,踏踏实实干事,堂堂正正做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树立了崇信人的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