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不学习就如蒙头睡大觉

发表日期:2021年04月28日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有客难主人曰:“吾见强弩长戟,诛罪安民,以取公侯者有矣;文义习吏,匡时富国,以取卿相者有矣;学备古今,才兼文武,身无禄位,妻子饥寒者,不可胜数,安足贵学乎?”主人对曰:“夫命之穷达,犹金玉木石也;修以学艺,犹磨莹雕刻也。金玉之磨莹,自美其矿璞,木石之段块,自丑其雕刻;安可言木石之雕刻,乃胜金玉之矿璞哉?不得以有学之贫贱,比于无学之富贵也。且负甲为兵,咋笔为吏,身死名灭者如牛毛,角立杰出者如芝草;握素披黄,吟道咏德,苦辛无益者如日蚀,逸乐名利者如秋荼,岂得同年而语矣。且又闻之:生而知之者上,学而知之者次。所以学者,欲其多知明达耳。必有天才,拔群出类,为将则暗与孙武、吴起同术,执政则悬得管仲、子产之教,虽未读书,吾亦谓之学矣。今子即不能然,不师古之踪迹,犹蒙被而卧耳。”

——《颜氏家训·勉学》

【小识】

这段,颇有意思。是颜之推批驳那些读书无用论的。也承认有些人就是“生而知之者”,不能因此就认为读书无用。至于读书了,能否富贵,那是命,不可强求。

颜之推首先设了一个“客”,向他发难。我看见有人凭借强弓长戟,讨伐叛逆,安抚民众,以此博得公侯的爵位;有人凭借通晓文义,熟悉吏事,匡救时世,富强国家,以此取得卿相的高位。但是,有的人学贯古今,文武双全,却没有官禄爵位,妻子儿女饥寒交迫,这样的人数也数不清,为什么要那么重视学习呢?可以说,这个客人的质问,是颇有力量的。历史上,孔门的颜回,道德很高,学养极深,却很贫穷。唐代诗人杜甫,一代诗圣,也是贫病而死。我们且看颜之推如何回答。

他说,那命运的坎坷或通达,就好像金玉和木石;学习技艺,就好像琢磨金玉,雕刻木石。琢磨过的金玉,就比矿、璞更美,木石本来的段块,自然比经过雕刻的木石要丑陋。但我们怎么能说木石经过了雕刻,能胜过金玉的矿璞呢?因此也不能把有学问的贫贱人,与那些没有学问的富贵人比呀。然后,颜之推接着说,况且披上铠甲为兵,咬开笔头充吏,最终身死名灭的多如牛毛,出类拔萃的人稀如芝草。把卷阅读,诵习道德,最终辛苦无益的,比日蚀还少,安乐名利的却多如秋荼,这么能同日而语呢?“握素披黄”,素,即绢素;黄,即黄绢,这里均代指书籍。这一句,颇有力量,说明了读书是不会白费功夫的。

最后,颜之推也没有回避有些天资很高的人,不怎么读书,也能达到很高的境界。他说,何况我还听说,生下来就知道的是天才,经过学习才知道的次一等。因此,学习是使人增长知识,明达道理。“必有天才,拔群出类”,统帅军队则暗合孙武、吴起的兵法,执掌国政则先天获得了管仲、子产的政教才干,“虽未读书,吾亦谓之学矣。”像这样的人,即使不读书,我也说他们有学问了。但这种人本来就是天才,不世出的人物。“今子即不能然,不师古之踪迹,犹蒙被而卧耳。”如今你既不是如此人物,又不学习古人的所作所为,就好比蒙着被子在睡大觉,什么都不知道。

鲁迅对《颜氏家训》没有周作人那样喜欢。他在《扑空》一文中,对“颜氏的渡世法”多有讥评,认为“假使青年,中年,老年,有着这颜氏式道德者多,则在中国社会上,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有荡涤的必要。”当然,这是借题发挥,因为颜氏身处乱世,确有不得已的无奈。但颜之推作为一位乱世士族,确实是把家族的荣耀、个人的富贵放在第一位的,如何在乱世苟存,且占据高位,保持家族的显赫,这是他主要思考的问题。他还是很重视生存技巧的。这里谈读书,也有此意。(杨光祖)

来源:甘肃纪检监察网

下一篇:靠学习走向未来

关闭